ag

ag

公司新闻 ag > 人力资源 >

【龙门观察】招工难VS找工难 月薪6000元没人干?
更新时间:2019-04-15 01:56  浏览量:  

  一家中等规模企业招人,开出月薪6000元竟没人愿意干;24岁的李力本科毕业,一年投了几十份简历仍旧在家待业;年后项目复工,40人的工队仅回来7人;52岁的老赵,正月十五已过,还没有和一家劳务公司谈妥,赋闲在家……在这招聘“黄金期”,看似复苏的人才市场,却因诸多问题显得矛盾重重。企业不断招工却无人可用,求职者努力找工作但无活可干,面对我市新形势下的供需市场,本报记者分别采访了用人单位、求职者和人社部门,一探究竟。

  在西安打拼刚满一年,25岁的陈依依(化名)回到家乡韩城。这次,她不打算再离开。

  2017年7月,陈依依大学毕业,怀抱着理想和热血踏入西安。新闻专业的她做过文秘、销售和策划,月薪基本都在三四千元,除去日常开销和租房,工资所剩无几。每天7时出门,乘坐两个小时公交车到达公司后,开始一天的跑腿工作;下班时,饥肠辘辘,乘公交车回到家后已筋疲力尽。用她的话说:“当时觉得在西安机会大、平台广,理想和追求才能实现。可现实却是机会多,竞争也多,平台广,却没机会施展,一年换了3份工作,生活压力太大。而且住在近千万人口的城市,下班感觉只有我一个人,最终决定回韩城找工作。”

  年前,陈依依回到家乡后,无意间在朋友圈看到金天地现代农业有限责任公司的招聘广告,抱着试一试的态度递交简历,应聘的岗位就是她一直想做的文案策划。在将关于草莓采摘主题的活动策划交给公司后,她顺利通过考核被录用。工作两个月,她已参与或撰写4次大型活动的策划方案,并在前辈指点下独立完成新闻稿和策划书。“在这里实实在在地做一些事情,收获肯定,让我觉得生命没有浪费,也有了努力的方向。”陈依依说。

  谈起择业、就业观,陈依依说:“待遇、工作氛围,以及发展空间是我选择这家公司的主要原因。工资看上去比西安少,但除去租房、交通等,收入和在西安基本持平。不同的是工作环境很轻松,年轻员工多,福利也好,我觉得现在做的事才是有意义的。”

  陈依依所在的金天地现代农业有限责任公司,是我市新近发展起来的现代农业企业。近年来,随着产业转型升级,我市农业、工业、旅游业及新兴产业等领域诸多企业,在顺应时代发展、壮大企业自身的同时,也为广大青年求职者提供了更为丰富的就业机会。

  “开开心心工作,快快乐乐回家。”陈依依对自己现在的状态非常满意。相比之下,她的同学小贾却在求职路上越走越没信心。

  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小贾回到韩城已有两年,他的同学大多已经月薪5000元,可他却仍在一家广告公司挣着每月2000余元的工资,吃住还都在家,这让他心里很不平衡。小贾说:“韩城工资确实低,虽然大城市工资高、花费大,但也差得太多了。我只能边工作边寻找其他机会,不断投递简历面试。”小贾的老板也有着他的苦衷:“现在的人才市场就是这样,本科毕业月薪基本就是2000多元,公司最害怕的就是这些年轻人,眼高手低,骑驴找马,好不容易培养出来又辞职,我们也很无奈。”

  “对年轻人来讲,就业择业时首先应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和规划;其次就是吃苦耐劳的精神,从基层做起,学习岗位技能,打好坚实基础;多与其他同志交流沟通,不断完善自身,切忌好高骛远、眼高手低。对企业来说,一是要运用企业平台,加强对年轻同志在思想、技能、身心健康等方面的关心和关爱;强化职位、薪资晋升渠道,让年轻人看到希望;加强对年轻干部的培养和工人的技能培训,分类施策、因材施教,做到招来人、留住人,实现年轻人就业和企业盈利双赢局面。”市人社局就业科负责人卫伟建议。

  正月十五这天,热闹团圆的氛围下,身为劳务公司负责人的刘铁虎却愁眉不展。原来,他所承包的黄河新区体育场馆建设项目的桩基工程至少需要30名工人,但目前迟迟等不到工人回归。年前刚结束的项目工队有足足40人,年后愿意回来继续干的只有7人,眼看工程已经开工,刘铁虎只能一边自己下坑干活,一边联系工人。

  “工地上活太苦、太累,风吹日晒,全是体力活,干我们这行的面相都显老,经常有人管我叫叔后发现,我才比他大两岁。”刘铁虎开玩笑说,“现在建筑行业农民工基本上都在四五十岁,年轻人不愿到工地上来。原本跟着我干的这些兄弟年纪越来越大,有时候赶工期加班,体力上都接受不了,所以谈不到理想的价钱,真的没人愿意回来。”

  而此时赋闲在家的老赵,心中却有着自己的顾虑。老赵的女儿已经出嫁,儿子在外地上大学,他是家里主要的经济来源。“我们农民工干活就怕工资支付不及时,去年辛辛苦苦大半年,到了年跟前工资发不出来,真坑人哩。今年不管怎样,也要选择一个靠谱的活来干。”提起年后找活,老赵显得十分忧心忡忡。

  “年轻人不想干,中老年干不动,已经成为了一个普遍的现象,甚至是项目的管理层,也会因为条件艰苦而留不住人。”负责黄河新区体育场馆建设的陕建十五公司某工程师告诉记者,“公司年年招人,通过校招进入公司的大学生,要么是受不了工作环境艰苦,要么是因为找对象成问题,干几个月就辞职了。年前给一个项目分了个汉中来的大学生,干了不到一个月,哭着辞职了。”

  除建筑行业外,一些比较辛苦的工种也少人问津。年前,我市某公司轧钢厂发出广告,月薪6000元招聘流水线人报名还走掉一大半。公司经理告诉记者:“我们公司一是这种传统产业比较难招人,劳动强度大,工作时间长,年轻人大都受不了这个苦;另一个是类似门卫、保洁等服务行业比较难招人,一方面利润小、工资较低,一月只有1000多元,另一方面年纪偏大,用工风险大。相比同时招聘的红马科技,作为新兴产业,一个岗位招50人,现在已有近500人报名,确实羡慕人家。”

  针对这一现象,记者分别采访多名年轻求职者,得到的答案都是因工作太辛苦,宁可在其他地方挣少点也不选择这样工作。

  今年26岁的浩子,在我市一家大型民营企业从事后勤工作,他告诉记者:“我现在工资4000元,扣除房贷1200元,加上其他生活、社交开销,上班3年手里还有一点积蓄,但工作环境和强度要比月薪5000元的好很多。并不是因为我看不上多出来的1000元,而是感觉这样的工作技术含量低、强度大、时间长、发展前途小,所以宁可体面一点、轻松一点、少挣一点。反过来说,如果现在有一份能够学到线元我也愿意去。”

  市人社局相关人员告诉记者,韩城工业起步较早,大部分本地人更愿意围绕工业链条做些辅助工作,比如跑个运输、包个小活,而产业链初端类似下矿、掘井、轧钢的工种,多半靠外来务工人员。据了解,全市目前共有固定农民工两万余人,季节性采椒用工约10万人,加之流动工人共15万左右,涉及全国11个省市,主要从事土建、涵洞建设及矿山掘井、煤电器辅助行业等工作。

  近年来,我市聚焦追赶超越,紧扣“建设黄河沿岸区域性中心城市”目标,以工业、旅游突破为抓手,随着产业的转型升级、企业规模不断扩大、招商引资效果日益显现,就业机会持续增多,农民工返乡热情高涨。与2014年相比,全市外来务工人员增加1.19万,外出务工人员则减少1.22万人。

  今年30岁的闫振龙这次也打算回韩城。过年期间,闫振龙在人社局的微信平台上看到一则红马科技的招聘广告,果断报名。如果这次被录用,他将离开工作6年的西安,回到家乡。“相比之下,这边的条件同样优厚,却不用承受西安的房价,在这里买房生活也很好。”闫振龙说。

  近年来,市人社局及时公布公务员招录、事业单位公开招聘、基层工作人员招聘等各类招考信息,在微信公众号上每日更新发布人事人才和就业创业政策、各类招聘信息等。目前,微信平台已成为我市企事业单位招贤纳士的重要通道之一,去年一年通过平台发布各类信息5000余条,提供就业岗位1.2万余个,真正实现“小平台,大作用”。

  2月14日,春风行动之民营企业新春首场招聘会在市人力资源市场火热开启。中汇煤化、腾龙陶瓷、黑猫焦化、海燕新能源、强大实业、盛龙科技等82家企业进场招聘,提供机修、电工、保洁、家政、酒店管理、财务会计等2372个就业岗位,吸引了近千名求职者前来应聘。

  去年一年,人社局共举办“2018年就业援助月专场招聘会”“春季人才招聘会”“2018年韩城市高校毕业暨贫困劳动力专场招聘会”等招聘活动12场次,累计参会单位960余家,提供岗位4500余个,进场各类人员3万余人次,达成就业意向650余人。其中,7月20日的招聘会为贫困劳动力特设岗位302个。

  市人社局人才劳务交流中心主任刘伟波告诉记者:“我们尊重每位求职者,不论学历高低、家庭背景,致力于提供多样的就业岗位,因为每份劳动都值得被尊重。”近3年,市人社局以“春风行动”“民企招聘周”“就业援助月”等系列招聘活动为载体,通过组织各类招聘会31次,累计为10.4万名适龄农民工和357家用工企业搭建精准对接平台,实现城镇新增就业1.3万人,城镇失业人员再就业6303人,就业困难人员再就业3473人。以6镇就业创业服务中心为桥梁,3年来实现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23.5万人次,创劳务经济收入41.7亿元,2018年农民人均收入达到14750元。



相关阅读:ag



Copyright @ 2019 版权所有

ag | 网站地图

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