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

ag

公司新闻 ag > 公司要闻 >

朗读者策划暨嘉宾陆川 看杂书时会让自己很平静
更新时间:2019-05-11 14:51  浏览量:  

  董卿首次担任制片人的电视节目《朗读者》,以一种特别的人文角度,在娱乐至死的综艺圈脱颖而出,成为一股清流。上期《朗读者》请来了著名导演陆川,讲述了多年前拍摄电影《可可西里》时鲜为人知的一段往事,并朗读了文章《藏羚羊的跪拜》。日前,陆川接受了记者的微信采访,他透露说,实际上自己是《朗读者》的策划,并表示董卿作为这个节目的灵魂,如果没有她这个节目不可能这么完美。

  董卿首次担任制片人的电视节目《朗读者》,以一种特别的人文角度,在娱乐至死的综艺圈脱颖而出,成为一股清流。上期《朗读者》请来了著名导演陆川,讲述了多年前拍摄电影《可可西里》时鲜为人知的一段往事,并朗读了文章《藏羚羊的跪拜》。日前,陆川接受了记者的微信采访,他透露说,实际上自己是《朗读者》的策划,并表示董卿作为这个节目的灵魂,如果没有她这个节目不可能这么完美。

  陆川:其实我参与了一部分《朗读者》的策划,所以就来了。能跟董卿下面的这帮兄弟们一起干活儿聊天儿,特别荣幸。

  陆川:这话得从董卿开始说。其实我认识董卿挺早的,我进这个《朗读者》的组时,董卿跟我说他需要一个导演。后来我说我实在太忙了,今年有两部戏,然后我说当导演没有时间就帮你做策划吧,帮你出出点子。不过说实在的,她跟我说要做这么一个节目的时候,实际上我还挺为她担心的,会不会有收视率啊?会不会好看啊?因为她来找我的时候是整整一年以前,我们俩坐那儿聊的时候,当时整个电视行业全都是真人秀啊、跑男啊这样的节目,我说董卿你要做这么一个严肃深情的东西,会不会完全没有人要看?她说她有点担心,但是她觉得就是想做这事儿。然后,一直到今天节目做出来了,大家反响这么好,我看这个节目的时候我也挺感动的。不是为我自己感动,而是为董卿感动。我会觉得她这种坚持还真不容易,我是看着她怎么一步一步把这个事儿做到今天这个样子的!实际上我们去彩排的时候,或者说录制完的时候,我才真正懂得了她想做一件什么事情。

  陆川:董卿是一个特别能团结人的那种制片人,她找了很多优秀的大脑一块儿来开会,每一个人都非常有智慧,都站在自己的角度立场上为这个项目贡献了自己的智慧。要没有董卿撑这个场,我觉得这个节目可能不会有这么好,她用自己本身对文学、对书的见解,还有对内心、对知识、对真相的尊重,让节目呈现出这种气质。如果没有董卿的话,这个节目可能不会这么完美。

  陆川:这次跟董卿合作的确让我对她刮目相看!首先我觉得她真的是博览群书,对她的阅读量感到非常诧异,她是当之无愧的才女。

  陆川:我平常从来不朗读,应该说把我的处女朗读献给了董卿,献给了这个节目。而且我自己是一个见光死的人,我特别怕在镜头前面做任何事情,我会非常紧张。其实我在董卿那里耍了很多赖,想逃掉这次朗读,但是最后还是被董老师送上了这个舞台。

  陆川: 最开始我们定的不是这个,我曾经想读一段儿《陆犯焉识》,后来大家都觉得这个题材不太合适,最后是在董卿的启发下找到的(《藏羚羊的跪拜》)。

  陆川:我最近比较忙,完整的阅读时间还是很少的。但是我喜欢看一些杂书,就是看一些跟自己生活有点儿距离的那种杂书,看杂书的时候会让自己觉得很平静。我最近在看顾城写的《南明史》,前两天看了《家书》。但我都是在翻看,不是从头儿从第一个字看的。我喜欢在床头儿或者洗手间放好多好多书,没事就翻着看。坐车的时候也会揣着一本书。最近也在看一些老的小说儿,这些小说其实也都是我以前看过的,比如说像《绿化树》、《美食家》、《蝇王》等等。

  陆川:我觉得看老小说儿像是个爱好,因为我从小就看小说,我父亲是写小说的,从大概12岁开始,我就发现家里有很多文学期刊,《十月》、《收获》、《当代》什么的。那时我晚上写完作业就看那些期刊里的小说。我并不一定说要把所有小说都拍成电影,相反往往我这种转化成电影的灵感,不是来自文学作品,而是从一些纪实报告文学或者新闻报道上,这些东西有时候对我触动会更大一些。

  陆川: 我拍戏慢是因为几部戏都不好拍。拍《寻枪》时没钱,等了三年的时间。《可可西里》就是我花了两年在可可西里区选景、体验生活,然后再写剧本再拍。《南京南京》就更难拍了,光剧本审查就很长时间,还要搜集资料,用了五年的时间。

  陆川: 我没有把拍电影当做一个职业来对待,所以就很想去做不同的电影,去尝试不同的事儿。这种状态其实也不太好,因为影评人、观众他们会希望你保持自己的风格,其实我觉得我在电影中关于人性的那部分基本上是一致的。说起跨度,可能确实内心比较不喜欢套路的东西。从小家里的教育就是这样,我父亲总说求新和创新,“新”这个字儿是一个很高的评判,所以我自己在做的时候也一直在求新。

  陆川:拍《寻枪》、《可可西里》时我没有市场意识,但我感觉那是中国电影的经典时代,大家都是憋着要出好作品。跟现在做电影的思路和方法完全是两个时代了,完全像是从石器时代直接就进入了这个后工业时代,我有点不适应。

  陆川:以前是,我在做《可可西里》、《南京南京》、《王的盛宴》,包括《寻枪》的时候都习惯用蛮力,就希望用很足的力道、很强烈的戏剧性去抓观众。不过《我们诞生在中国》没有特别多的泪点,因为你拍野生动物没有办法组织这些戏剧性,后来我自己全部剪完了连起来看时,突然就被其中一些平淡的情节感动了,比如熊猫母子之间那种依偎还有拥抱,非常纯净的温暖,以至于我会有种感觉,就是那种温暖的力量有时候可能比那种暗黑的力量更来得凶猛,更加能够触动人的心灵。

  陆川: 我确实是一个泪点很低的人,看各种电影我都会哭,比如说前段时间看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就哭了。我记得去年有一个纪录片叫《生门》,我当时就在飞机上用电脑看的,非常感动,然后飞机上空姐来回走着看我,心里肯定很奇怪,这男的干嘛呢对着电脑哭(笑)。不过在生活中还行,比较少哭,就是看电影会是一个泪点奇低的人。

  凡注来源“新文化网”字样的稿件,未经新文化报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载,已授权转载的须注明来源为“新文化网”。

  整合顶级医疗破局行业痛点 促产业升级   恒大养生谷挖掘养生养老新模式

  履行好党和人民赋予的新时代职责使命 ——论学习贯彻习总书记全国公安工作会议重要讲话精神

  看盘,眼泪会掉;别下单,仓位会爆。长春的亲们,你们还好吗?处在股市漩涡中的长春股民都是什么状...[详细]

  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、倡导全民公益阅读,实现健康文化引领,新文化报联合 ZAKER 全国融媒体联盟,在长春、南京、广州、...

  第三届走书香路开始报名——让书香回归书香 还有总价值8800元书卡等你挑战

  还记得2017年4月23日、2018年4月23日,连续两年在世界读书日当天两场盛大的行走吗?我们曾从春雨如酥走到云破天青,也曾被一本书...

  一转眼就到了腊月二十六。老话常说, 二十六,炖大肉 。你家的年肉割了么?

  【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】数字中国建设峰会成果展5日下午开展 记者带你抢先探馆

  【扫黑除恶 吉林亮剑】梅河口市检察院:依法对“套路贷”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提起公诉



相关阅读:ag



Copyright @ 2019 版权所有

ag | 网站地图

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