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發娱乐

天發娱乐

公司新闻 天發娱乐 > ag >

畜牧业跨界广告业高管诈骗遭刑拘汇金早看清了
更新时间:2019-11-03 15:04  浏览量:  

  1月19日,天山生物一纸公告揭开了内部战略的乱局。该公司称该公司董事、副总经理陈德宏因涉嫌合同诈骗罪,于2019 年1 月11 日被昌吉回族自治州公安局刑事拘留。

  刑拘之事非同小可。涉事的陈德宏还担任大象广告——天山生物此前并购的标的公司法定代表人。

  实际上,陈德宏被刑拘揭开了一个口子:天山生物“畜牧业+广告媒体”双主线的战略败局浮现。

  之所以文章开头说天生生物遭“冷落”,实际是该公司未获调研近30个月。东方财富Choice显示,自2016年7月初起,没有任何金融机构对天生生物做调研。

  据大智慧行情软件,截至1月18日收盘,天山生物股价报6.59元/股,最新总市值20.63亿元,流通市值为12亿元。

  天山生物2012年4月登陆创业板,主营业务范围包括种牛、奶牛的养殖、销售和进出口;种羊养殖、销售和进出口;冻精、胚胎的生产、销售和进出口等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2018年4月份,天山生物以23.7亿元人民币收购大象广告,这是一家从事广告策划的传媒公司。这场收购还不及一年,便把天山生物拖入旋涡!

  实际上,天山生物收购之时的市值区区25亿元人民币,但近24亿元的作价成交。更重要的是,一个畜牧业上市公司突然将战略切入户外媒体,虽然是资本价值洼地,但仍让人不解。

  市值仅有20亿的天山生物,显然做了一笔极为冒险的买卖。被收购标的大象广告老总陈德宏,给了天山生物N个“惊喜”。

  随着2018年5月份,大象广告并入天山生物业务范围,陈德宏在重组经营过程中涉嫌合同诈骗、挪用巨额广告资金以及违规担保陆续暴露。此外,资料显示,近几年陈德宏涉及的借款纠纷诉讼超过10项。

  更“戏剧化”的剧情是,虽然公安部门对陈德宏等人股票进行冻结,并正式以合同诈骗案侦查,大象广告多个账户也被冻结。但旋即爆出,天山生物对大象广告失去控制。

  失去控制并非传言,恰恰是公告所承认的实情,透露董事会认为公司无法控制大象广告。“大象广告关键岗位人员拒绝和阻挠,致使天山生物无法获得大象广告及控制下公司财务、资金、经营决策及面临的风险等重要信息,无法对大象广告经营管理产生影响。”

  值得注意的是,就在去年2季度天山生物收购之时,中央汇金建仓天山生物,持有78.32万股,同期没有任何公募、私募、险资、券商资管持有这只股票。

  一定程度上,中央汇金或看重了这场“联姻”,但在去年三季度中央汇金却突然全部清仓离场。

  要说天山生物与大象广告的“联姻”,说简单些就把战略切换成“畜牧业+广告媒体”。虽然貌似“风马牛不相及”,却是天山生物奋力一搏的战略大转型。

  研究发现,天山生物自曾出现业绩大幅滑坡。2012年上市后,始终以“增收不增利”的形象面对投资者。2015年净利润亏损近5000万元,2016年继续亏损1.8亿元。为了扭转局面,2017年8月便开始运作收购一家贵金属供应链公司,但未能如愿。之后便抛出了大象广告的收购案,势必争议不断。

  实际上,天山生物的困局根源是主业布局失败,即牛羊育种。据了解,2014年,天山生物开始向畜牧下游产业链进行延伸,实施大肉牛战略。但结果却是,实现了在国内较大规模存栏数的安格斯肉牛核心繁育种群,但业绩却接连亏损。

  可见,天山生物犯下的策略错误则是:肉牛生长培育周期较长,前期繁育母牛环节投入成本较高,政策性保险不能全覆盖,产品终端销售及品牌知名度不足;境外引种业务经历了管理衔接难度高、种畜市场价格波动导致价格倒挂等情形。

  换言之,天山生物直接跨进整个产业链投资,是相当冒险的。毕竟涉及引种、育种、繁育、育肥、屠宰及销售等各个业务环节,每一个环节都有很高的竞争壁垒。

  未找到肉牛业务盈利的突破口背景下,天山生物突然切入广告媒体运营业务,正如2018年半年报中描述“公司已形成广告媒体运营业务与畜牧业务双主业的格局。打造中国新一线城市轨道交通传媒品牌的同时,坚定发展以育种产业为核心的畜牧业务板块,形成双轮驱动的双主业格局。”

  由于广告媒体运营业务还不及一年,且出现了高管诈骗一事,天山生物在这一领域的业绩就毋庸赘言了,毕竟大量广告费被挪用,想必早已“不务正业”。

  对于当前的天山生物,最直接的影响则是现金流紧张。笔者查阅了近两个月公告,多则公告涉及终止募集资金投资项目,并将集资金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。



相关阅读:天發娱乐



Copyright @ 2019 版权所有

天發娱乐 | 网站地图

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