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

ag

公司新闻 ag > ag >

灯笼酒旗与对联:中国广告业的发展简史
更新时间:2019-06-06 10:35  浏览量:  

  厂子一去不复返,但红遍街头地摊的广告神曲《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了》却流传了下来。正如这首洗脑神曲一样,现在的广告,也深刻贯彻了无孔不入、防不胜防的指导思想。

  追个剧吧,每集要看好几分钟的广告。出门吃个饭,坐公交吧,扶手上是广告,座位上也是广告。坐地铁吧,人家给你一整面墙糊个大海报,高度近视也没用。

  行商,就是说的会动的广告。叫卖广告、响器广告、表演及展示广告都可归为此类。

  “商之为言幸也,章其远近,度其有亡,通四方之物,故谓之商也。贾之为言固也,固其有用之物,以待民来,以求其利者也。故通物曰商,居卖曰贾。”

  以前有个卖马的,特机灵。马卖不出去,他就去找马界炸子鸡——KOL伯乐先生,让伯乐给他推广推广。

  “人有卖骏马者,比三旦立市,人莫知之,往见伯乐,曰:臣有骏马,欲卖之,比三旦立于市,人莫与言。愿子还而视之,去而顾之,臣请一朝之贾。伯乐乃还而视之,去而顾之,一旦而马价十倍。”

  《诗经·有瞽》记载:“箫管备举”。汉代郑玄解释:“箫,编小竹管,如今卖饧者所吹也。”

  也对,人家卖猪肉的小哥哥颜值高,卖豆腐的小姐姐人美声甜会唱歌,咱卖糖的可不得学学吹箫吗。

  王建在《夜看扬州市》里写道:“夜市千灯照碧云,高楼红袖客纷纷;如今不似升平日,犹自笙歌彻晓闻。”

  灯笼广告上,是有字号的。而且,灯笼的个数和颜色也有特定的含义,它是唐朝酒店和餐饮业的重要广告形式。

  在《清明上河图》中,仅汴梁东门外附近十字街口,就有各家商店设置的招牌、横匾、竖标、广告牌等30余块。

  右边的蓝衣服,指着自己的眼睛说“我有病”,左边穿红衣服的胖子,热情地拿出“眼药酸”,说“没事儿,大兄弟,有眼病,就用××牌眼药酸。”

  宋代是中国印刷术的黄金时代,印刷业就跟现在的互联网行业似的,那可是势头大好的高新技术产业。

  “我们家的《莲经》,请了大V校正重刊,用的是道山场造的高级纸张,最先进的印刷技术。请大家认准沈二郎经坊新雕印刷厂。”

  本铺将古本《莲经》一一点句,请名师校正重刊。选拣道山场抄造细白上等纸札,志诚印造。见住杭州大街棚前南钞库相对沈二郎经坊新雕印行。望四方主顾,寻认本铺牌额,请赎。谨白。” ??

  电影不都有海报么,元代的杂剧也有海报,叫“招子”,也有叫“花招儿”、“纸榜”的。

  在《天一阁藏本》类书中,元雕版印刷的《元诗》最末附有一则征诗广告,原文共四行:

  卖画的“画棚”的: “买的买来捎的捎,都是好纸好原料!东一张,西一张,贴在屋里亮堂堂!臭虫他一见心欢喜,今年盖下了过年的房……”

  卖花生的:脆瓤儿的落花生啊,芝麻酱的一个味来,抓半儿空的——多给。(清光绪蔡绳格《一岁货声》)

  明代中后期以后,文人儒士逐步冲破传统的轻商观念,用他们的文字特长进入广告领域。

  比较皮的理发店的对联广告:“磨砺以须,问天下头颅几许?及锋而试,看老夫手段如何”。



相关阅读:ag



Copyright @ 2019 版权所有

ag | 网站地图

f